外交部回应“美提议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决议草案未获安理会通过”表决结果再次说明单边主义不得人心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2020年8月17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主持例行记者会。

总台央视记者:14日,联合国安理会对美国提交的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决议草案进行表决,决议草案未获通过。其中,中国、俄罗斯投了反对票,法国、英国、德国等11个国家投了弃权票,仅美国及多米尼加投了赞成票。同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倡议安理会五常及德国、伊朗就伊核问题举行视频峰会。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美国时隔72年要与世卫组织‘离婚’”,韩国《每日经济》近日报道称,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加速蔓延的当下,美国政府却决定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2016年初,筑梦之星应运而生,扎身共享办公领域,不断开疆拓土。李厚德笑谈到,“希望以后投资的企业最好能在一起办公,这样才能信息互通,资源共享,加速企业成长。”

赵立坚:正如你刚才提到的,在安理会对美国决议草案的表决中,绝大多数安理会成员反对美方错误做法,认为应切实维护和执行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和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王鹏指出,对于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而言,其国际领导力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在全球治理能力上。当前,正值全球抗疫的攻坚期,美国退出全球最重要的公共卫生治理平台,并且拒绝帮助别国,将使其国际领导力受到损害。

2019年11月,曾经被潘石屹寄予厚望的共享办公项目SOHO 3Q易主,旗下北京、上海两地共计9个项目打包转让给筑梦之星。

据悉,筑梦之星正筹备IPO事宜,计划2020年下半年登陆美国资本市场。

德国联邦卫生部长施潘8日表示,美国的决定是“国际合作的挫折”。意大利卫生部长斯佩兰扎指出,此次公共卫生危机表明,世卫组织需要改革,但不能被削弱,美国政府的选择是“严重且错误的”。

成立不到4年,这家迅速崛起的公司有何来头?公开资料显示,筑梦之星目前进驻全国20余座城市,运营面积达30万+m²,60多个 高标准共享办公社区,3000多家企业入驻……坚实的战略布局背后,宏伟蓝图跃然纸上。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美国威胁退出世卫组织的闹剧已持续数月之久。

“我们曾奔赴美国硅谷,考察企业家创业的模式。相对比中国创业者繁琐且漫长的准备流程,硅谷创业者更加简洁和高效。”李厚德深受启发,与其将时间和精力放在找房子搞装修上面,还不如花在更有价值的事情上,比如科技科研、品牌专利等与企业创意有关的事。

资料显示,2016年1月18日,深圳市筑梦之星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本10580.625万元人民币。通过官网了解到,筑梦之星致力于搭建集孵化、创投、共享为一体的生态布局,主要关注生命科学与大健康、智能制造、新材料、企业服务、大消费、互联网+、科技创新、新经济、独角兽、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等领域。

商海沉浮18载,儒商李厚德有一个情怀:未来着力孵化传统文化项目,比如书法、陶瓷、少年国学等等;同时孵化科技企业,为科技创新添砖加瓦。传统文化和科学技术,一文一武相得益彰。李厚德畅想说,“到时候,毕业了,就回去种田,过另外一种田园生活。”

酷爱研究国学的李厚德认为,“国学即商道,商道即国学。人想要成功,思想要先行。”简而言之,做企业讲究的就是为人处事,修心就是最大的商道。正因为如此,在中国绝不能把国学经典踩在脚底下创业。“为人处事是一个企业家的起点,也是中国创业故事的核心。”

尽管身上叠加着多重身份,李厚德还是最乐于提起国学。社交媒体上多是分享国学动态,曾在微博写到,“新时代,新儒商,新使命。”醉心国学数年,李厚德还拜“第三代新儒家”代表人物成中英为师,继续钻研。“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已经迈入新时期,站在新起点。我们作为追梦人,脚步可以迈得更大一点。”

虽然国际社会对于美国屡番发生的“退群”行为已不陌生,但在全球疫情形势仍旧严峻的关键时刻,美国政府向世卫组织发出的这封“分手信”依然引起相关国际组织以及各国的强烈不满。

“外交是内政的延伸。国内政治成为美国现任政府在外交政策上改弦易辙的推动因素。美国现任政府的支持者对建制派政治精英的认可度较低,对‘美国人’的身份认同、人口结构变化和多元文化充满焦虑,对自身狭义经济利益的关注远超对全球利益的关注。”孙成昊指出,美国政府在经贸、全球治理和集体安全方面的“退群主义”和“甩锅”行为也有迎合这部分民意的意图。

出乎意料,出手凌厉的筑梦之星身后,站着一位儒雅随和的掌舵人。

仅仅两个月,这个超级独角兽的估值就从470亿美元,悬崖式下降至78亿美元,业界涌现出一些看衰共享办公的声音。甚至有资深人士评论到:WeWork的IPO失败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一场对于高科技公司估值虚高的挤兑即将开始。

李厚德,一位名副其实的创业老兵。自从2002创业以来,怀揣着一股拼劲儿,李厚德的创业之旅已经走过18载春秋。创业维艰,回望18年创业生涯,这位创业老兵深有感触,他曾在微信朋友圈写到,“创业之路如同长征,付出努力,方向感强,方能成功!”

目前,筑梦之星已经进驻深圳、北京、上海等20余座城市。从布局逻辑来看,基本围绕GDP排名前二十的城市,以一线城市为主,二线城市为辅。眼下,筑梦之星运营面积将达30万+m²,拥有60多个高标准共享办公社区,3000多家企业入驻,包括华为、滴滴出行、碧桂园、华兴资本、西部证券、德邦证券、西部信托、金瑞期货、华润纺织、太平洋保险、猿辅导、学而思、作业盒子、易车、乐言科技、驭势科技、OYO酒店、恒信电力、中蕴马业、德威、美信联邦、富士施乐、惠氏营养品、探探、觅房、第一路演、东方盛鼎创投、盛景基因等。

“甩锅”“退群”闹剧升级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对世卫组织的不满与指责不断升级。从“甩锅”,到宣布“断供”,再到如今决定“退群”,美国政府的任性举动给面临严峻挑战的全球抗疫行动带来诸多变数。

近年来,美国政府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国际组织以及退出伊核协议、巴黎气候协定、《中导条约》等国际协定的“退群”戏码层出不穷,给国际多边机制带来一次又一次重创。

这位创业老兵坚定地看好共享办公的前景,李厚德提醒:“永远记住低位进场,走轻资产与强强合作模式,下一个春天就要来了。”

今年4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由于世卫组织在处理新冠肺炎疫情时表现欠佳,美国将暂停资助世卫组织,并对该组织进行为期60天至90天的审查,希望其能进行有意义的改革。5月29日,特朗普又宣布,由于世卫组织“拒绝执行美方所要求的改革”,美国将终止与世卫组织的关系。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报道称,在7日提交“退群”通知时,美国再次指责世卫组织对新冠肺炎疫情反应迟缓。

共享办公,并非是美国的独角戏,中国也有众多先行者。面对大洋彼岸颇为萧条的局面,李厚德坦言,WeWork近两年扩充速度太快,再加上创始人的个人问题,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世卫组织每日疫情报告显示,截至欧洲中部夏令时间9日10时,全球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1184万例。不断刷新的数据提醒着人们,疫情仍在加速蔓延,尚未达到顶峰。国际社会普遍认为,在此关头,美国的“退群”行为既是对国际抗疫努力的极大损害,也给全球公共卫生健康带来重大威胁。

还有分析指出,美国政府此番“退群”之举早有预谋。在2020年2月的最新预算提案中,美国政府就呼吁将美国对世卫组织的摊款削减至5790万美元。

“美国‘退群’之后,这个资金缺口由谁来补?目前看来,其他国家难以在短期内弥补美国留下的资金缺口。”孙成昊指出,面对疫情,绝大部分国家仍处于自身难保的状态,美国“退群”造成的资金问题将会影响世卫组织开展一些抗疫项目。“在全球疫情依旧肆虐的背景下,美国在这个时间点悍然退出世卫组织,将打击全球卫生健康协调机制,是非常不道义的行为。”

“投资投的是未来不是现在。”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写字楼市场,全球最大的双创市场,全球最大的股权投资市场之一。李厚德还分享了一组数据:办公需求比酒店需求大五十倍以上,是一个十万亿级的市场。未来的共享办公,跟酒店的运营模式异曲同工,市场潜力将不可估量。

当时外界十分好奇:如此大手笔接盘SOHO 3Q,这个突然跑出来的行业黑马到底是什么来头?

联合国基金会主席伊丽莎白·库森斯认为,美国政府此举目光短浅、非常危险,世卫组织是唯一有能力领导和协调全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机构,终止美国与世卫组织的关系将“破坏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努力,使我们所有人都处于危险之中”。

揭秘筑梦之星版图,坐拥60多个共享办公社区

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李厚德开始从源头找问题,全方位分析,揪出症结所在,越挫越勇。此后办活动,再没少过人。“我这个人喜欢攻山头,认定的事情必须拿下。而且,要么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如今看来,李厚德已经攻下了这座山头。

具体来看,筑梦之星旗下拥有筑梦之星加速器、独角兽IPO加速器、未来空间、IDH·创展谷、蓝海空间和东方盛鼎等5大品牌。

眼下,李厚德正率领筑梦之星攻占另一座山头——共享办公。2008年金融危机,如同一场海啸席卷而来。李厚德回忆,2008年他的日常就是看楼,天天看楼。于是,这位喜欢研究房地产,并且对投资颇有兴趣的创业老兵盯上了共享办公行业。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教授王浩认为,本届美国政府执政以来,“退群”行为具有连贯性,这与本届政府秉持的“美国优先”、反全球化等外交理念相关。退出世卫组织,是其“退群”惯性的最新体现。

共享办公洗牌潮,“在高位时离场,在低位时进场”

关于俄方提出的关于就伊核问题召开视频峰会的倡议,中方对此表示欢迎,赞赏俄方为缓和伊核紧张局势、加强地区安全所做努力。中方一贯坚定支持伊核全面协议,致力于维护中东地区和平稳定。我们愿与有关各方继续保持密切沟通协调,共同推动伊核问题政治解决进程。

美国《国会山报》8日也发文呼吁美国国会、法院以及公众制止这一“不利于美国国家利益的鲁莽决定”。

“这次事件对我打击很大,甚至一度想要放弃。”尽管内心风起云涌,但是在员工面前依然表现得波澜不惊。李厚德心里捏着个劲,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把活动办得有声有色。

2004年,彼时李厚德投身创业圈仅两年,就已经尝遍酸甜苦辣。“记得当时要从荆州去武汉,口袋里所剩无几,差点连车票都买不起。”决心干出一番大事业的李厚德,赌上了全部身家,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如今,回忆起这段经历,李厚德更多的是怀念,“尽管条件艰苦,但是日子很甜,感觉自己浑身都是动力,很过瘾。”

去年12月,李厚德完成长达12天的美国行,就WeWork一事咨询了美国众多投资机构和投资人,“美国目前还是比较认可共享办公模式,而且WeWork也是在低迷期闯进行业,早期是赚钱的。”

2019年10月6日,WeWork撤回IPO计划,全球创投圈一片哗然。

“无论是之前退出伊核协议、巴黎气候协定,还是现在退出世卫组织,美国政府的行为都会让国际社会对其外交延续性打上一个问号。未来,再有类似的谈判或多边协议,美国的国际信誉将受到质疑。”孙成昊说。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杜哈里克7月7日证实,古特雷斯已经收到美国退出世卫组织的通知。由于退出世卫组织需要提前一年通知,因此美国的退出决定将于2021年7月6日起生效。在此之前,美国必须付清目前拖欠世卫组织的2亿多美元会费。

“当大风刮完,表现优秀的依旧坚挺,表现欠佳的自然就成了落叶。”李厚德总结多年的创业经验提醒到,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创业者应该步步为营:第一步,坚守初心活下来;第二步,深耕行业,把根实实在在地扎进土里;第三步,打通盈利模式;第四步,找准做大做强的路。

“目前,美国国内疫情出现反弹,尤其是南部、西部的疫情较为严重,美国联邦政府面临较大压力,很难在全国层面协调各州抗疫。这种形势下,美国退出世卫组织,试图释放一种信号,即疫情失控的责任在世卫组织,而不是政府。”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孙成昊向本报分析称,“退群”是美国政府“甩锅”世卫组织的延续。

不过,李厚德也直言,国内共享办公行业正处于低谷期,面临洗牌。“2014年,蜂拥而上的公司大部分都阵亡了。目前国内大规模的共享办公、联合办公、孵化器品牌所剩不多。”李厚德回忆起行业疯狂的一幕:租房子,完全不谈价格,要多少就给多少,一天签一个。“共享办公行业发展太快、太疯狂、太不理性。”

背后掌舵人,创业18年,最困难的时候彻夜难眠

一是曾经被潘石屹寄予厚望的共享办公项目SOHO 3Q易主;二是优客工场递交招股书寻求上市。鲜为人知的是,这两起轰动共享办公领域的事件背后都浮现着同一个身影——筑梦之星,这家公司收购了SOHO 3Q 9个项目,同时其兄弟公司也准备投资优客工场300万美元。

坚实的战略布局背后,宏伟蓝图跃然纸上——2020年下半年,筑梦之星计划登陆资本市场。除了稳定推进IPO计划之外,筑梦之星还将通过合资、股权投资、共同经营等方式,达成更多的行业合作,抱团取暖。

大浪淘金,行业洗牌也是一件好事。更何况,危机之中往往潜藏着生机。李厚德认为困境中要启用逆向思维,“我们永远相信一个逻辑,那就是在高位的时候离场,在低位的时候进场。”

不少美媒也认为,世卫组织不过是美国政府发起的“指责游戏”的又一牺牲品。美国政府宣布退出世卫组织,实际是为转移国内民众的注意力以及对政府应对危机不力的指责,是“甩锅”的升级版。

李厚德是一个解锁多重身份的跨界玩家——筑梦之星创始人、明德书院创始人、赋能式投资人,每一个标签都举足轻重。作为明德书院的院长,这位国学教育横插进共享办公领域的“斜杠中年”,显露出儒雅的一面。

这一表决结果再次说明:单边主义不得人心,霸凌行径不会得逞,任何将自身利益凌驾于国际社会共同利益之上的企图必将以失败而告终。近年来,美国奉行单边主义,大搞“美国优先”,放弃自身国际义务,任性“毁约”“退群”,早已信誉扫地。我们敦促美方早日摒弃单边主义,停止单边制裁和“长臂管辖”,采取理性务实态度,回归遵守全面协议和安理会决议的正确轨道。

筑梦之星,堪称圈内共享办公领域最神秘低调的玩家之一。

美国国内同样掀起一阵反对声浪。在“退群”通知发出两天之后,7月8日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统计数据显示,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300万例。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批评称,美国退出世卫组织是毫无意义的举动,在数百万人生命处于危险中的时候,美国政府正削弱击败病毒的国际努力。

有分析指出,除了给国际合作抗疫行动使绊子之外,美国退出世卫组织这一事实也会产生财务后果,因为美国对世卫组织的捐款约占捐款总数的15%。

创业路上荆棘丛生,跨过一道坎,还有一道坎。2013年,李厚德率领公司在深圳举办的第一场活动,邀请到时任高盛亚太区董事总经理的柳青出席。然而,当时邀约了深圳998家拟上市企业,预计有300多个企业与会,结果却只有十几人参加,其中还有很多人都不是老板。

美国方面还曾传出消息称,美国在“退群”之后可能另起炉灶,建立一个由美国主导的具备世卫组织职能的全球性机构。“如果真是这样,美国实际是‘以退为进’,重建一个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的多边机制。如果美国这么做,对全球治理和国际秩序都将造成较大冲击。”孙成昊说。

尽管2019年寒冬警报不绝于耳,筑梦之星仍旧逆势而上。过去一年,筑梦之星进入全力加速期,新增多个项目基地,进一步巩固了市场根基,迈进全新发展阶段。

美国自身同样难躲冲击。《国会山报》网站刊文称,“美国退出世卫组织将自食其果”。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副主席、民主党参议员梅嫩德斯批评说,“此举既无法保护美国人民的生命,也无法维护美国的利益,只会让美国人民遭受病痛,令美国陷入孤立”。